<listing id="zz1pn"><ins id="zz1pn"></ins></listing>
<menuitem id="zz1pn"><strike id="zz1pn"><listing id="zz1pn"></listing></strike></menuitem>
<var id="zz1pn"></var>
<cite id="zz1pn"><video id="zz1pn"><menuitem id="zz1pn"></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zz1pn"></cite>
<cite id="zz1pn"><strike id="zz1pn"></strike></cite>
<var id="zz1pn"><video id="zz1pn"></video></var><var id="zz1pn"><strike id="zz1pn"><listing id="zz1pn"></listing></strike></var>
<var id="zz1pn"></var>
<cite id="zz1pn"><video id="zz1pn"></video></cite>
<var id="zz1pn"><video id="zz1pn"></video></var>
<var id="zz1pn"></var>
首頁 > 報告 > 專輯 > 經濟

美國宏觀經濟政策調整和國際金融市場新動態及應對之策

報告人:朱光耀 財政部原副部長
簡 介:在“新發展格局與‘十四五’大趨勢——2021新京智庫春季峰會”上,財政部原副部長朱光耀表示,近期美國在宏觀經濟政策上的變化,值得關注、研究,一是財政政策變化,二是貨幣政策調整,對全球經濟產生明顯的外溢性影響。
總播放:1265
發布時間:2021-04-27 09:50

     

    )%2E3K6MQ@X07V~COVFBX0M

    朱光耀 財政部原副部長

    點此查看完整報告

    在“新發展格局與‘十四五’大趨勢——2021新京智庫春季峰會”上,財政部原副部長朱光耀表示,近期美國在宏觀經濟政策上的變化,值得關注、研究,一是財政政策變化,二是貨幣政策調整,對全球經濟產生明顯的外溢性影響。

    全球經濟東升西降是大發展態勢

    會上,朱光耀表示,2021年對世界所有國家來講,都非常具有挑戰性。2020年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對各國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造成了嚴重的摧殘,對世界經濟也造成了巨大的沖擊。世界經濟出現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后最大的一次衰退。

    全球經濟總規模從2019年的87.75萬億美元,下降了3.3%,降至85.12萬億美元。中國經濟在2020年增長了2.3%,是全球主要經濟體中唯一正增長的國家,而美國經濟下降了4.5%。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美國和中國經濟規模的差距,從2019年中國經濟規模是美國經濟規模的67%變成了71%。美國對中國經濟的快速上升和美國經濟的相對下降產生了焦慮。朱光耀認為,東升西降是大的發展態勢,不過,盡管中國經濟規模已經達到美國經濟規模的71%,但中國仍然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美國人均GDP是中國的6倍。

    在這樣的背景下,朱光耀強調,美國宏觀政策幾個方面的調整和變化,值得關注。

    首先是財政政策變化。朱光耀表示,拜登政府上臺后,美國稅收政策,從減稅變為增稅。

    2017年特朗普政府推行了大規模的減稅計劃,其中重要的一點是將美國企業所得稅從35%下調到21%。對美國的跨國企業在美國境外的收入,從傳統的為防止美國跨國公司利用國際稅收洼地避稅,要求繳納35%的所得稅政策,改變為屬地征稅,同時開征“全球無形資產低稅收入”(GILTI)稅,稅率為10.5%。明確美國跨國公司在境外由無形資產,例如專利和版權等所帶來的收入,超過有形資產收入的10%就要交納全球低稅收入稅。同時規定,如果美國跨國公司境外收入在屬地所交納的企業所得稅達到美國國內稅率的90%,即繳納18.9%的所得稅,則免征全球低稅收入稅。

    現在,拜登政府明確要把企業所得稅從21%提升到28%,把全球無形資產低稅收入的稅率從10.5%上調到21%。稅率調整幅度是比較大的。

    對于這樣的稅收政策調整,朱光耀指出,我們要重點觀察美國稅收政策的調整對全球稅收制度的影響。特別是對G20授權經合組織,所進行的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政策研究的影響。關鍵點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國際數字稅的征收問題,二是國際最低稅率的問題。

    關于國際數字稅征收問題,因為特朗普政府反對國際政策協調,反對多邊磋商,堅持美國擁有參加或者退出國際數字稅收的選擇權,即所謂自由港制度,導致歐盟與美國之間產生了很大的沖突。法國率先征收數字稅,對全球營銷收入超過7.5億歐元,在法國的營銷收入超過2500萬歐元的全球互聯網企業,征收3%的數字服務稅收。美國對此堅決反對,并以關稅作為反擊。

    拜登在上臺后對該政策進行調整,回歸到OECD框架下,與135個國家進行協調,推動制定國際數字稅收標準。

    而在國際最低稅率問題上,拜登把全球無形資產低稅收入稅率提高至21%,隱含的政策意圖,是對全球最低稅率的制定產生影響。但最終稅率的形成要由136個國家談判制定,在這方面分歧還是比較大的,例如,歐盟的成員國愛爾蘭堅持12.5%的所得稅稅率。目前,關于國際數字稅和最低所得稅原則,國際社會已經達成共識,但稅率怎么定還需經過認真談判。朱光耀強調,這方面需要認真研究,因為中國企業的國際參與度越來越大,這些國際稅收制度的制定一定會影響到中國企業。

     

精選文章

精選視頻

精選圖片

微信公眾平臺:搜索“宣講家”或掃描下面的二維碼:
宣講家微信公眾平臺
您也可以通過點擊圖標來訪問官方微博或下載手機客戶端:
微博
微博
客戶端
客戶端

国产精品自在在线午夜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