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講堂| 不一樣的退休生活

                初心講堂| 不一樣的退休生活

                作者:魯庭新 原北京市河北梆子劇團團長   

                我是魯庭新,原北京市河北梆子劇團團長、北京燕山情藝術團團長,現為北京市文藝院團服務中心黨委委員。

                老同志退休之后一般都會卸下擔子,帶帶小孫子、釣釣魚、跳跳舞、唱唱歌、旅旅游,過著自由自在的日子。但是我退休后,反而比上班更忙了。在北京院團服務中心黨委書記的支持下,我 把老黨員藝術家演出團的工作扛起來了,我既做主持又兼編導,組織小品、詩朗誦、戲曲等劇節目的演出排練。其中讓我感悟最深的就是下基層到延慶、大興、石景山等養老院的演出活動。

                開演前,我發現有的老人目光呆滯、有的若有所思、有的莫名其妙地左顧右盼,特別是不能自理的老人那深深企盼與人交流的目光,讓我心靈陣陣發顫。難道我以后也是這樣嗎?

                一般在演出前我們都會放些音樂暖暖場,可是在這兒,我能做點什么讓他們高興一些呢?哈哈!有了,我能編舞,那就現場編一套健手、健腦操。得嘞!招呼吧!

                1234啪啪手、2234啪啪腦、3234揉耳朵、4234啪啪腿啊跺跺腳……,看著老年朋友們像忘記年齡般的孩子們一樣轉轉手臂、捏捏鼻子、揪揪耳朵;他們和我在舞臺上下那份交流的情感特別親切。尤其是不能自理的老人就斜靠在輪椅上,肢體動不了就一遍一遍使勁眨眼睛配合你,老人動著動著嘴角終于有了笑容,眼窩流出高興的淚花,霎時間我的眼睛也濕潤了……

                就這么一點點關愛互動,她們笑得那么天真,她們渴望的是我帶著她們一起玩玩兒、活動活動筋骨??!因為馬上就要開演了,我即將結束互動,但是大爺大媽們卻哀求我說:“再,再帶我們練一會吧!”面對那種渴望殷切的目光……,我忍住淚水向老人們鞠躬致意走下臺去。我下決心,這事我一定得堅持做下去?,F在這一項已經成為我們慰問孤老演出的常態化的內容。

                藝術中心的工作要有很強的責任心,在社會上擔任的各種舞蹈編導、評委工作要有奉獻精神和愛心,出國表演和比賽要有強烈的愛國心。我每天日程滿滿,忙得不可開交。有時一天不著家,小孫子給我起了個外號叫“僵尸爺爺”。因為一到家累得跟誰也沒話,倒頭就睡,不能陪小孫子玩游戲了,故此就留下這么個爺爺的稱呼??墒枪ぷ麟娫捯豁?,我又滿血復活,充滿活力,接受新的任務。

                為了能順利參加國際四方舞plus級別演出,以及外事活動交涉,我每晚堅持一個半小時英語學習。家里看我還啃書本,也頗有微詞:“也不想想都什么歲數了,還熬夜寫材料、背單詞,哪天‘蹦登倉’怎么辦?”是啊,有時想想,這么忙這么累有點吃不消了,我也問自己,這是我的退休生活嗎?

                我想起一次在農村演出的經歷,一位患“玻璃骨”的11歲小女孩也想和我們一起為鄉親們演出,她要彈一首電子琴曲子,村書記和家長找我商量。我當時考慮到我們是專業院團演出,隨便加的節目質量能有保證嗎?她的媽媽悄悄對我說:“‘玻璃骨’這病沒治,而且隨時有風險,咳嗽重了就能骨折,萬一是肋骨斷了劃破心肺,命就保不住了。求求您給小孩子一次機會吧?”???我的心立馬軟了下來,腦子里飛快轉動的是“同意”。老媽媽小心翼翼地抱著脆弱的小生命坐穩、調好琴架,小女孩端莊坐好,順利地彈奏了一曲《在希望的田野上》,鄉親們用熱烈掌聲回報。演出結束后,小女孩輕輕地在我耳邊說:“團長,我特別謝謝您,我是玻璃骨病人,不能笑不能鞠躬,如果明年春節您還來我們村演出,如果我活著……,就再為大家彈琴??!”看著她微微翹起幸福的嘴角,我已經淚流滿面,我想抱抱她,但是我不能……我不能……,她需要特別規范的動作幫助她行動坐臥。

                每當我想起做過的有價值的事兒,捫心自問就有了答案:與人快樂,自己快樂;與人幸福,自己幸福。

                這,就是我近10年來的退休生活,我愿意保持這份初心,繼續發光發熱,過好我同大家一樣又不一樣的退休生活。

                責任編輯:葉其英校對:張一博最后修改:
                0

                寂寞夜晚视频在线观看